设为首页 盐商网导航 盐商网博客 繁體 简体
王爷庙喝茶,听王国喜话沧桑往事
时间:2010-11-30 15:27:00  来源:盐都商人网

新疆时时彩胆码推荐 www.bizvm.icu

                                                                             

                                                  

 

           昨日,我和先生张秀岩与自贡市王三畏堂后裔王国喜先生第一次见面,相约王爷庙喝茶。

          王国喜先生是自贡著名盐业世家王三畏堂总理王余照(王朗云)的堂侄王达之的孙子、著名盐商王德谦的第十一子。

 

                                                    二

 

        据自贡市志记载,王三畏堂是自贡盐业发展史上著名的四大盐业世家之一。王三畏堂是其家族堂名。

        明末清初,王氏祖先由湖北孝感迁到富顺县板仓坝(今沿滩区卫坪乡内),以凿井煮盐为业。王三畏堂的祖先玉川(号清莲)有子3个,王三畏堂系其长子王楷在嘉庆年间所建。随着王氏家族盐业的兴旺发达, 王三畏堂名扬巴蜀。从王三畏堂的建立到王三畏堂的解体,共经历一个多世纪,其间代表人物有王余照、王达之、王作甘等人。

        王余照(1813-1884)复姓王余,号朗云,嘉庆18年生。 道光18年(1838),年仅25岁的王余照目睹王三畏堂权力分散,资金匮乏,家业面临崩溃,倡议弟兄三人分居分产。分产后他把自己掌管的扇子坝出租给资金雄厚的陕西客商,订立“出山约”,引外资开发。 出山约规定:每凿一井,主人出碓房,车房和灶房地基,客方交押山银400两和凿办资金。凿成见功,全井每月收益分为30股(30天),主人占12股,客方占18股,客股使用期限18年,满期后客方将其生产资料等无条件全部归还主人所有。王余照通过这种“客来起高楼,客去主人收”的方式,既同客方合伙经营,又可利用押山银独自淘复旧井,废井。道光末年至咸丰年间,他在扇子坝与陕商合办或独立开办的几眼卤井陆续见功,获利甚丰,产量占富荣盐场十分之一,居全场第一位。

        王余照抓住清政府令“川盐济楚”的机遇,开设广生同盐号,并在邓井关、泸州、重庆以及湖北的宜昌、沙市、洋溪等地设立分号,经营济楚川盐运销业务,几年间收入上百万。此外,他还大量购置良田,跨富顺、荣县、威远、宜宾数县至万顷,年收租谷1.7万余石。在王余照的主持下,三畏堂家业大振,堪称富荣盐场的首富。

       咸丰十年(1860),李永和、蓝朝鼎在云南昭通领导农民起义,次年义军入自流井攻打大安寨。王余照率地方团练,配合清军顽固抵抗,义军多次攻寨不克,失利退走。战后,清廷视他抵抗义军“有功”,诏令王余照赏戴花翎。同治2年(1863), 富荣盐场设水厘局,增抽水厘,井户每推吸卤水一担,征厘金铜钱一、二文。为?;ぱ紊汤?,时已捐候补道的王余照,与颜晓凡等人密谋,指使盐工捣毁水厘局。案发后,富顺县知县传讯王余照,他自恃有钱有势,态度傲慢,语多不逊。知县盛怒,将他收监入狱。适逢全国数省遭灾,王余照借此机会向清廷捐银7万两助赈,朝廷即在他候补道上加按察使衔,赏二品顶戴及三代一品封典。圣旨到达富顺县,他头戴红顶花翎,身穿紫色朝服,由监狱架设的天桥高视阔步出狱。水厘事件,只好作罢。光绪3年(1877),四川总督丁宝贞改川盐商运商销为官运官销。这项盐务制度改革,有损垄断产、运、销为一体的大盐商的利益,引起王余照不满。他凭借与朝廷官员有私交,即上书户部、都察院,反对丁的改革。丁因王阻挠征收水厘未惩办,现又控告他办官运,决心一并严惩。丁将王余照的劣迹上奏朝廷,清廷准予“从严惩办,着即先行革职,交丁宝贞提省确切审办,以示儆惩”。王余照获密报,吓得立即逃往他乡避难。光绪7年(1881),他悄悄回到自流井。 光绪10年(1884)病逝。

        王余照死后,由堂侄王惠堂继任王三畏堂总理。在王惠堂任职期间(1885-1896),各房攀比挥霍,井灶瘫痪,债台高筑,债务达六、七十万两白银。

        为挽救衰败,富顺县知县出面加委王达之接任王三畏堂总理。王达之系王余照堂侄,长房当家人。他主持王三畏堂后,即着手整顿产业,清理债务。为偿还急债,被迫出卖威远县和鸿鹤镇的田地约2000石租谷。在他任职14年(1897-1910),王三畏堂主要产业有:黑卤井20余眼,日产1000担左右,黄卤井10余眼,日产100担上下以及数口岩盐井;天然气井10余眼,烧锅700口左右;每年产盐14.4万包,约占全盐场的12%;输卤设施有贡井到自流井的大通枧,大坟堡到郭家坳的大生枧,日输卤共1000余担。运输业务以广生同盐号总管,每年由官运局核定销额72儎,占盐场商运销总额的42%,居首位。其他商号有富昌生,总号设自流井,江津、泸州设分号,主要业务是采购井灶所需的大米、胡豆、黄豆、菜油等物资。此外,还有年收租谷3000石的田土。王达之在任期间,力挽狂澜,所欠债务还清近四分之三,尚欠18.3万两, 王三畏堂仍拥有百万家资,族人称他为“守成令主”。

        宣统2年(1910),王达之去世后,由于王三畏堂族人争权,债务又越欠越多。其间,虽有王作甘的一番作为,一度出现起色,积存现金3万余两,但又遭兵祸,从此王三畏堂一蹶不振。至民国17年(1928), 王三畏堂连本带息欠债高达105万两,被迫以大量财产作抵押。显赫近一个世纪的王三畏堂走向彻底衰亡。

   

                                                    三

 

      在王三畏堂全部破产之先和以后,王国喜之父王德谦却凭借自己承继和经营王达之的私产,在实行“多数专商制”的时期(1930年),获利甚多,又复锉得大量瓦斯,成为当时自贡盐场的首富。

      王德谦先生病逝于1956年。其时,王国喜年仅五岁。父亲出丧时,作为幺儿的王国喜,给老父端的灵牌。父亲死后,迫于生计,他的母亲只好带着他改嫁到贡井,对方是一个真正的无产者。王国喜遂被改名为李国喜,从此开始了他艰难的人生。但即使已经改名换姓,在后来的历次政治运动中,王国喜的母亲和他也依然难逃厄运。用王国喜的话说,此生有幸做了号称自贡盐业首富王德谦先生的嫡亲儿子,唯一得到父亲的遗产,就是“国喜”这个名字。

      王国喜描述自己心目中父亲王德谦先生的形象是:“沉毅简默,克勤克俭,喜慈善公益,勤于佛事,毁家纾难为报国”。       
      王国喜回忆说:“父亲王德谦是一个慈善家,慷慨的爱国盐商,平生信仰佛教,热心于济贫、救孤、办学、修庙等慈善事业,做了很多善事、好事,被许多人称为善人。国家民族有危难,父亲没有忘记,穷苦百姓生活有困难,父亲同样没有忘记。父亲王德谦,自贡市的人都称为王一爷,特别是在老年人当中,是出了名的大善人,是有口皆碑的。父亲信仰佛教,每天拜佛念经,平时教育家人多做善事,多做好事,多积德,要勤俭节约。他自己也做了大量的好事、善事,如为在抗日战争时期转运到自贡的大量孤儿成立的中国儿童福利院捐款(贡井井神庙),为自贡成立的第一所高?!⒆怨惫ひ底ǹ蒲<捌渌>杩?,为各寺庙捐款,每年用白米千石,散发‘米飞子’施孤济贫等等,在此不一一叙述了。当那个时代到来的时候,父亲王德谦把全部资产,财产都交给了国家。他是有功于国家,有功于自贡人民的,他是为自贡人民争了光添了彩的?!?/FONT>
    

        谈到自己的家族“自流井王三畏堂”,王国喜说:“自贡悠久的盐业发展历史,为自贡城市的形成,经济、文化、社会的发展以很大的影响,也为我们留下了一份极为丰富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自贡地区井矿盐的开采已有约两千年的历史,而盐业的大步发展,则是清中叶以后一百多年的事情,而这一百多年的历史,也正是我们王氏家族先辈的盐业开拓史,创业奋斗史。自贡盐业生产的发展史,是与中国的历史分不开的。第一次大的发展,是因为太平天国运动,清朝咸丰皇帝为解除楚岸上亿民众的淡食之苦,下令川盐济楚。第二次则是因为抗日战争的爆发,军需民食需求量大而再次得到大的发展。在自贡盐业发展史上,王氏家族的先祖王朗云,展示出了他的勤劳智慧和聪明才智,而在历史上的川盐济楚的年代,为了整个自贡盐场的利益,为了自贡盐业的发展,先祖王朗云更是展示出了他胆略上的大智大勇精神??谷照秸?,沿海一带为日本军队所占,军需民食,只靠川盐,正因如此,自贡市也是在1939年9月1日才成立的。当时的国民政府要求川盐增产赶运。然而此时我的父亲王德谦未敢轻试,其原因是,办理产销业务,申办井灶增产、登记注册、申请配额、争取生产贷款等等,处处需要有人奔走。我的父亲王德谦是一个读经念佛,四门不出,交往不宽,与盐官不作往来的人。在此增产时期,也遵照盐局指令在郭家坳自己的空灶房内烧过二、三连炭花灶,后因缺卤停煎,39年盐局又严令父亲开发卤源,接办富海井,结果停废于44年,损失法币10余万元。尽管如此,在抗日战争进行到最为艰苦的1944年夏天的时候,著名爱国将领冯玉祥将军来自贡发起节约献金爱国运动以拯救国家、民族于危难之时,父亲慷慨献金一千五百万元。冯玉祥将军大叹父亲义举可嘉,特手书“见义乐为”匾额相赠,两家人结为干亲并合影留念。冯玉祥将军当即为我的八哥改名为王国柱,为九姐改名为王木兰,为十哥改名为王国栋。由此之故,待我出生后,我父亲便为我改名为王国喜。当年,为了抗战打日本,自贡人民献金一亿二千元,为全国之最。我父亲王德谦捐献一千五百万元,为自贡之最,占全市八分之一。这是父亲王德谦对抗日战争作出的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也是我们王氏家族的各位族人引以为骄傲的光荣历史,应永远铭记的辉煌爱国壮举。自流井盐业世家王氏家族、王三畏堂和其他盐商、广大的盐工一道,对于自贡市盐业经济的繁荣,对于因盐业的发展而促成自贡市城市的形成,对于自贡市盐业经济的繁荣,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FONT>

      我和先生张秀岩与王国喜先生在秋日闲静的王爷庙喝茶。两个多小时的交谈,主要听王国喜先生闲话他的家族过去几十年的沧桑往事。

                                                    四

      王国喜先生是最近才从过去王氏家族的家庙牛王庙即今日的“弘法寺”慧定法师那儿得知我曾去访问弘法寺并正在写作《自流井往事》长篇小说,他从网上读到我的自流井往事——题记和代序 ,看到我不久前写的文章 游久安寨 访弘法寺 ,文中谈及他的家族及先辈王朗云,所以打电话给我相约见面。

          我和先生张秀岩到王爷庙与王国喜先生相见,才知道王国喜是老三届,长我一届,年龄也只相差一岁,可谓同龄人。如此一来,大家说话很随便,彼此的话语都很能理解。他很客气,还特意为我带来一些与他的父亲有关的文字资料,其中有民国时期自贡市献金的文史资料,也有中国国家地理四川专辑上的一些与自贡有关的资料。为了表示尊重和感谢,我也向王国喜先生赠送了我的著作。

         我对王国喜先生说,我写《自流井往事》不是仅仅想要写过去一个世纪发生在自流井盐场的任一豪门家族的故事,而是想要通过描写曾经活跃在自流井盐场的那一代富有传奇的人物的艰苦创业,来重现家乡自贡市曾经有过的风起云涌的历史和曾经有过的辉煌。正如我在该书稿题记中所说:“几乎所有失落的,均不能复得;能够复得的,决非当日所失落。但人总要苦苦寻觅,以期失而复得:这是现实之悲哀,纯情之绝唱。当我清理家乡自贡市(自流井)的那些上千年的历史资料时,一首关于我古老家乡的歌就开始在我的心中慢慢生长------ 千年盐都自流井,曾经有过许许多多或凄美或悲壮的故事。我今天所要写的,只是其中的一小段与历史有关的自流井往事。也许,我将要唱响的,是一首关于我家乡自贡古老土地上悠远而深长的歌——它们或悲壮或凄凉,我将或低呤或浅唱------”

      我的这部《自流井往事》书稿,从2005年初开始收集资料,酝酿和写作,至目前已完成书稿数十万字。在近几年的写作过程中,我曾得到自贡市人民政府、自贡市政协、自贡市档案馆、自贡市文联等单位和个人的大力支持和帮助,特别是自贡市政协副主席彭林先生,他甚至将自己拥有的一整套几十本《自贡市文史资料》全部送给了我。除了一些必要的书籍和史志,我自己也曾收集和购买到一些相关的古旧文物书籍。至目前,我的写作还算顺利。

      我还对王国喜先生说,在他之前,我在家乡自贡所见到的珍珠寺王宝善祠堂王姓后裔有王大贤老先生,王明全先生和王发庆先生。王大贤先生曾经推荐我去看望王九一先生??上抑两裎茨苡胪蹙乓幌壬泵?。王国喜先生当即拿出手机联系王九一先生。我们约定,第二天下午三点,王国喜先生陪同我们去看望年届九十高龄的王九一先生。

                                                    五

 

      今天下午三点,王国喜先生在301路四医院站接到我们后,便带领我们去檀木林大街一家电脑学校与其族人王明亮见面。 

      王明亮四十岁左右,为人热情敦厚,是这所电脑学校的校主。王国喜说,以前王三畏堂的后裔和族人偶有聚会,常选择在王明亮的这所学校。

      刚一见面,有些腼腆的王明亮就对我说,“我们还在中学时,就听到广播播出女作家贝奇的新闻,很快又看到了您写的电视剧在自贡电视台播出。那时我家几姊妹都在想象着您的样子和才气。20多年后才见到了您,很荣幸!”   

      人生相见总是有缘。能在这儿见到20多年前的老朋友我也很高兴。我在心里暗忖,是啊,一转眼就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那时的中学生如今已经变成校主;那时被人们视为青年女作家的我,如今已经成为中年老作家。一切都在变。不变的是,我仍然热爱文学,仍在忙着写自己的小说。 

      离开电脑学校时,我对送我们到学校大门口的王明亮先生说:“认识你我也很荣幸很高兴。谢谢你为我发送邮件。今后有机会再见到你,我一定送你一套我的著作。谢谢你还记得我的过去。请带向你的姊妹问好!”

      天上正下着细雨,王国喜先生带领我们途经灯杆坝来到牛屎巷,轻轻敲开了王九一老先生的门。

      王九一先生开门的那一瞬间,我便感觉到这是一位很有修养,有学识,有激情,非常热情,和蔼可亲的老人。

      记得三年前,我去塘坎上采访王三畏堂的后人王大贤先生时,王大贤先生曾热情推荐我去见见王九一先生。由于当时电话没联系上,此事便搁置下来。昨天见到王国喜先生后,我便想起这位未曾谋面的王九一先生。听王国喜说,王九一老人年事已高,不常见客。我还误以为老人不常见客是因为身体不佳或性格孤僻好静。没想到,今天站在我们面前的这位身材修长、举止文雅、热情好客的老人,竟然就是我慕名已久的王九一先生。我有些激动,赶上前一步,紧紧握住老人的手,向他问好。

      王九一先生是王三畏堂二房王小贤之孙,王季潜之长子。

      王九一生于1923年,建国前曾任宝善小学教员、同协公酿造厂经理、自贡市酱园公会理事长、市商会常务理事。 1952 年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共和国成立后,历任自贡市工商联常委、秘书长;自贡市第一、二、三、四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自贡市第二、二届人民委员会委员;自贡市第八、九、十、十一届人大常委副主任;政协自贡市第三届委员会副主席,政协四川省委员会第二、四届委员会委员,第五、六届常委委员;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委员会第四、五届委员会委员,中央委员会咨议委员会委员,民建四川省第三、四、五届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自贡市第四、五、六届委员会主任委员。以上这些职务,是我从网上搜索得来。王九一先生只是告诉我,他于1998 年,年满75周岁时,在自贡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职位上退休。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王九一老人和夫人很仔细地询问我的家庭出身个人经历,我很认真地一一道来。 当我谈到自己目前的创作《自流井往事》时,王九一老人认真听取了我的某些创作理念并不断向我发问或表示赞同。闲谈中,当听说王九一先生每天大部分时间合精力都用在电脑和网络上,我向老人家表示,希望今后能与他在网络上相见。老人非常高兴地起身进到他的电脑房间,立即将我加为他的好友。为了不打扰老人的正常生活,我阻止了自己想要认真听取老人意见的想法。我们起身告辞前,王九一先生和夫人很高兴地和我们合影留念。

 

                                                     六

        回家的路上,我对先生张秀岩说,至此,我已经见到自流井王三畏堂长房和二房的直系后裔,现在唯一没有见到的是王三畏堂幺房王朗云先生的直系后人。

        今天与王九一先生的会面令我深感欣喜。八十七岁高龄的王九一先生比我想象的还要谦逊、和蔼、真诚、健康——老人思想活跃,与时俱进,精力充沛,充满激情和热情,不仅能用QQ聊天,还能运用计算机打字,在互联网发表自己的文章。我觉得,这位老人很值得我尊敬。

        我对先生秀岩说,今后有机会,我们争取能再次去看望王九一老人,希望能对他做一次真正意义的采访。秀岩深表赞同。

        秋雨淅沥淅沥下着,我们在釜溪河边与王国喜先生告别。

        我对王国喜先生说,谢谢他今天又带领我们去结识了王三畏堂后裔王明亮先生和王九一先生。希望今后能通过邮件、网络加强联系。

        我在自己内心真诚祝愿,祝愿因出身自流井盐业豪门而备尝人生艰辛的王国喜先生晚年生活会越来越好。

                                               

                                       

                                                                                    王爷庙

                                                                                   王爷庙茶楼

        

                                            王国喜(左)张秀岩(右)

 

                                              

  

 

 

 

 

                                                                                      

                                                                    王三畏堂后裔    王国喜 (左一)   

                                                                                                                                                   王国喜和母亲  

                                                                    

                                                   访问王九一先生   左起:贝奇   王九一先生夫人  王九一先生   王国喜先生

                                                         访问王九一先生    左起:张秀岩先生   王九一先生夫人  王九一先生   王国喜先生

                                                                     

       

 

                                              

      

                                                              左起: 贝奇   王国喜   王明亮

                                                              

                                                                    左起:张秀岩   王国喜   王明亮

[打印] - [TOP] - [关闭]
看了本文的网友还看了:
最新信息
盐商特写
盐商精英
关于盐都商人网 - 自贡市工商联(总商会) - 四川经济网自贡频道 - 客户服务 - 新疆时时彩胆码推荐 - 网站地图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麻将游戏 百盈快三的技巧规律 赛车pk10最新技巧 pt电子游戏官网 抢庄牌九心得 微信电子投注单 3d万能五码 后一6码如何倍投 手机投注彩票可信吗 中国福彩投注订单助手 11选5模拟投注器 五星组选包胆贴吧 三公扑克游戏免费下载 重庆时时过年停几天 百盈快3技巧 福建时时11选5技巧